霸王鸡盒

我的一点点呢?
这个号只刷:
【qz】叶蓝叶可逆不拆✔
其他全员杂食
【voltron】keith中心杂食✔

如何度过双十一?

在多伦多的酒店赶论文等着午饭点去T&T

🙄


耳边悄悄话【是声优梗

把昨天线稿糊了色,依旧很随意,土下座orz

我笔电色差惊人保不齐会发生什么请随时做好避雷工作

刚看了tbbtS11E18总觉得河河说的是“Bazinga!”(骗到你了!)

意外符合愚人节呢w


是大头选手
提前的愚人节快乐喔(*ฅ́˘ฅ̀*)
【又是毕设进度为零的一天呢!

儿童画很潦草
大概是学pa
爱各位产粮的太太们XD

【叶蓝】无言的厄科(全文)

短篇,正文字数5000+

OOC预警

暗恋梗

大学校园AU

写完了就重新一起发上来了,修改了一些,又调整了一下章节

看过(上)和(中)的直接跳到05就行

——————————————————————————————

 

01

 

“两位学长好。”蓝河走进办公室,坐在靠门的一张椅子上。

 

叶修先是看了一眼铺在桌面的蓝河的个人信息表,再不紧不慢地对他说:“许博远同学,你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蓝河答完早在门外打好的腹稿,屏息等待下一个问题。

 

“小同学你放松点,”叶修冲他笑,“又不是找工作,咱们就随便聊聊。”

 

 

 

面试结束,蓝河站起身朝两位面试的学长点点头:“谢谢学长,学长再见。”

 

“回去等短信吧。”方锐做告别手势。

 

这时叶修正拿着铅笔在纸上在他的信息表上写些什么,又抬起头笑着说:“小同学再见。”

 

蓝河拉开办公室的门,等在外面的同学连忙收起手机,对蓝河小声说了句“谢谢”走进去。蓝河便顺着还未关严实的门缝用余光看了依旧坐在办公室内的叶修一眼,才离开。

 

 

 

新生入学,紧接着招新大战。

 

蓝河刚一入校,每天都能看到塞进门缝的各种学生组织和社团的招新小传单,和贴满公告版的招新海报。他在心里掂量掂量了自己的意向,把填好的个人信息表塞到了某个学生组织的纸箱里,几天之后便在教学楼的楼梯台阶上接到了面试通知的电话。

 

“面试加油。”电话那头的学长说。

 

“嗯,谢谢学长。”

 

 

 

面试的时候,蓝河辨识出叶修的声音,就像是给他全身重新注满的勇气一般。

 

这位学长很亲切。这是蓝河真正见到对叶修后的第一印象。

 

 

 

当天晚上蓝河受到了面试通过的短信,又被拉入一个QQ群聊,那个头像写着歪歪扭扭的一个“笑”字的,群备注姓名为“叶修”的群主大概就是他以后的老大了。

 

蓝河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叶修嘲讽全开的发言,和学弟学妹互怼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学长该有的样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组织。

 

等到组织第一次开例会的时候,蓝河终于看到他传说中的部长在讲台上自我介绍时,“叶修”这个名字以及“笑”这个洗脑的头像才和“那个亲切的学长”联系了起来。

 

蓝河有点头痛,好在例会教室里人不少,也没有人注意到他变幻莫测的表情,更何况因为水群的缘故,好些同学已经和叶修熟悉了起来,纷纷坐在前排和叶修搭话,叶修的注意力也不会无缘无故落在坐在后排的蓝河身上。

 

虽然他们说话火药味儿重了点,但这里氛围其实还挺好的。

 

蓝河望着站在前排的叶修,又这样告诉自己。

 

 

 

02

 

日子一天天过去,叶修依旧站在讲台上闪闪发光,除了时不时说话呛学弟学妹们一脸,却也是个公认的好部长。

 

蓝河每次开例会都来得很早,默默坐在后排,但是听得很认真,对周围的部员很亲切,安排下去的工作也完成得很上心。

 

叶修注意到了这个看上去很乖的小学弟,在例会开始前晃到蓝河的旁边,说:“你来得挺早的,怎么不往前坐坐?”

 

“妹子们每次都坐前面,给她们让座位呗。”蓝河撒谎。

 

“看不出来,小同学还挺绅士的。”叶修揶揄了他几句,也没再继续劝他换座位。

 

 

 

叶修不负责蓝河的小组,蓝河平常都是同一位叫做苏沐橙的学姐联系组织里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鬼使神差要和叶修私聊。只不过是他的电脑出了故障叫舍友帮忙也无计可施,而印象中在QQ群里学弟学妹常向他咨询电脑方面的问题,他就一下子想起了叶修。

 

“叶学长在吗?”

 

“在,什么事?”叶修很快就回复了他。

 

“学长我电脑坏了,叫人修也没修好,能请你看看吗?”蓝河有点心虚。

 

“行。”

 

“你宿舍哪个楼?”叶修问。

 

 

 

大三大四的和大一大二的男生宿舍相隔了快三分之二个校园的长度,蓝河等在宿舍楼下,不一会儿看到骑着自行车赶来的叶修,同时听到了自己像是得了奇怪的病症一般,过于强烈的心跳,这让他困惑。

 

叶修锁好自行车,朝蓝河走过来。

 

“你QQ是叫‘蓝桥春雪’啊,还挺好听的。文艺青年啊,小蓝同学。”

 

“学长您可别笑话我了。”

 

 

 

“小蓝同学,你这电脑里面有没有存什么不能见光的片子,我怕身心受到伤害。”

 

“没有!”蓝河脸上发烧,也顾不上礼貌了,心想这人怎么这样不要脸。

 

“哦?真没有?我不信。”叶修边鼓捣蓝河的电脑边说,“男生这样不挺正常,别害羞了。”

 

“谁,谁害羞啦?”蓝河爆炸。

 

“小蓝同学你。”

 

“我有名字,不用特地强调‘男同学’。”

 

“那就,‘小蓝’?”

 

“…”蓝河没法丝血同叶修继续PK,选择自杀。

 

 

 

03

 

接近元旦,学生组织里开始准备自己的元旦晚会,蓝河报名了后勤,负责采购采购物品,布置布置会场,还有一些跑腿的杂事。

 

蓝河忙活了一阵正巧碰到过来看情况的叶修。叶修问他:“文艺青年怎么不上台念首诗给大伙儿听听?”

 

“那您怎么不带头报个节目?”和叶修渐渐熟络起来的蓝河说话也不像以前一样安分了。

 

“我这不是没有那个细胞。”

 

 

 

话虽如此,叶修还是在台下众人的集体起哄和副部长们的强行命令中被推上了台,元旦晚会立马附赠节目,名曰《叶修个人秀》。

 

叶修站在台上,先是沉默了片刻,接着唱了一段《苏三起解》:“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叶修表演得像模像样,还翘起了兰花指,可惜唱得十分难听,效果异常爆笑。大家都看得很开心,难得瞧见叶修吃瘪,心里痛快,掌声络绎不绝。

 

蓝河默默抄起手机,录了一段小视频发动态,带着一串儿笑cry的emoji脸。

 

 

 

元旦晚会结束后,蓝河帮着清理布置会场的拉花和气球,远远听见苏沐橙学姐举着手机找叶修。

 

“你看看这个。”苏沐橙哈哈大笑。

 

叶修好奇,接过她手机,突然转过头来冲蓝河大声喊:“小蓝,你都干了什么?”

 

“帮你宣传呗,好多人点赞呢。”

 

“快删掉。”叶修不依。

 

“您管得着吗?”蓝河冲叶修吐吐舌头。

 

 

 

蓝河到底也没删掉那条动态。他宝贝着呢,可以笑一年。

 

不过他想错了,很快大家就忘了叶修的那段表演,反而是叶修喊的那声“小蓝”,越喊越顺口,此后组织里的成员见他都张口闭口“小蓝”,蓝河很头大。

 

 

 

04

 

到了学期末,本学期最后一次例会后,叶修带着大家去吃涮锅。

 

叶修和苏沐橙并排走在一块儿正商量着什么,蓝河就跟在他俩后面,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陈果走在蓝河后面,叫了苏沐橙一声,两人都回头看到了身后的蓝河,苏沐橙应了一声“果果”就窜到陈果旁边去了,叶修也放慢了脚步,走到蓝河身侧。

 

两人不着边际地聊了一会儿,大抵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蓝河说着“好冷好冷”,低下头搓搓自己的手,不想与叶修对上视线。

 

叶修脱掉自己的手套,作势要给蓝河,蓝河见状赶紧拒绝“不用不用,我手放兜里就行。”叶修没有坚持把手套给他,就停下来转身冲后面稀稀拉拉的队伍大声说:“都快点走吧,我都饿了。”又转回身加快了脚步。

 

 

 

聚餐和游戏当然是分不开的,叶修不喝酒,没法灌他,大伙儿就变着法儿想刁难他。苏沐橙提议玩猜数字大冒险,游戏还没开始大家就兴致勃勃设计好了惩罚:

 

“第一轮,输了的人要给通话记录第一位的女生打电话告白。”某人提议。

 

“刚给我妈打过电话,不虚。”

 

“亲戚不算的!”

 

“第二轮,输了的人当场给叶修告白!”方锐抢答。

 

“在座就没几个妹子,这惩罚有意义吗?”叶修鄙视。

 

“所以才有意思。”方锐冲他比一个剪刀手。

 

“猥琐,”叶修评价,“好,到我了。第三轮,输了的人要让你们方锐大大扛着唱猪八戒背媳妇!”

 

“卧槽叶修你!”

 

 

 

蓝河默默消灭碗里的食物,不算太积极地参与在游戏中。

 

第一轮很快就结束,在大家的努力憋笑中,输掉的哥们开手机免提给妹子告白,关键地方还没说到,电话那头的妹子就问:“大冒险?”

 

“你能先让我说完吗?”那哥们汗颜。

 

 

 

第二轮开始,数字范围1~100,轮到蓝河猜的时候范围缩小到了47~69。

 

“53。”蓝河答。

 

“恭喜你!猜对啦!”刚才被坑的哥们指着蓝河的鼻子大笑。

 

等到大家欢呼雀跃地进入吃瓜看戏模式,蓝河才想起来第二个惩罚是什么。

 

 

 

叶修风平浪静地走到蓝河的座位旁边,盯着蓝河。蓝河大脑当机。

 

“快开始啦,小蓝!”方锐大喊。

 

又是一轮起哄。

 

蓝河很清楚这只是个游戏没人当真,更何况他不是妹子,怂才显得心里有鬼。此时他对面的叶修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啊,肯定是这样,否则叶修怎么会一脸淡定。

 

蓝河开始烦躁。

 

“要不你先缓缓,吓着了?“叶修试图给他找台阶下。

 

“啊,不用,就是没反应过来。”蓝河更烦躁了。

 

他突然壮了胆,抬头直视叶修的眼睛,字字清楚道:“叶学长,我喜欢你。”

 

掌声四起。

 

“可以可以,小蓝可以的,会玩,有前途!”方锐疯狂鼓掌。

 

蓝河向大伙儿耸了耸肩膀,表示这种事大哥我从来不虚。

 

“呵呵。”叶修同剩下的吃瓜群众一起笑,然后回到了自己那桌。

 

 

 

没有人会相信,叶修他也不会。你又不是女生,许博远,你在烦躁什么?

 

 

 

05

 

寒假如相对论所描述一般很快结束,新学期开始。

 

 

 

一切回到正轨,蓝河肯定自己已经忘记了那天晚上的告白惩罚游戏。

 

新学期的第一次例会,没什么正事要布置,苏沐橙便霸占了教室的电脑要放鬼片给大家看。前排的妹子们纷纷说着好怕好怕,然后抱成一团继续观影。

 

蓝河照旧坐在后排。

 

叶修绕到后排,在蓝河正后面坐下,说:“小蓝坐后面是害怕吗?”

 

“你说谁怕?”蓝河稍稍平复又要跳脚的情绪,“学长来这儿不是因为怕吗?”

 

“这不是怕你害怕吗?”叶修说,“我这叫关爱学弟。”

 

蓝河确实不怕这鬼片,某位不要脸的学长在他颈后的气息才是真的可怕。

 

 

 

大一下学期的课程相较上学期变得紧张,学生组织那边也因此减少了例会。

 

日子一天天过去,蓝河有一阵子没见过叶修了,只是混在QQ群里和其他部员水些没营养的东西,偶尔找叶修私聊也是咨询一些学业上的问题。

 

四月底的某天,蓝河日常替舍友出门拿外卖,回来的路上却被舍友堵了,蓝河发现他身边走来一个腼腆的妹子。

 

“许博远我喜欢你。”女孩声音不大,却在蓝河脑海里引发巨响。

 

 

 

“叶学长,我喜欢你。”这是他自己的声音。震耳欲聋。

 

 

 

“啊,抱歉。”蓝河这样回答。

 

 

 

“许博远你是不是有病,咱学校本来就没几个妹子,你这是注孤生的节奏啊。”舍友笔言飞强烈谴责蓝河。

 

蓝河不说话,他打开视频软件点开更新的剧集,明明没开弹幕,眼前刷满了“叶学长,我喜欢你”这行字,让他眼花缭乱。

 

 

 

暗恋就暗恋呗,反正总有一天就会移情别恋,明天还是照样过,喜欢又不能当饭吃。“我要正大光明地暗恋了。”蓝河很快转换情绪,躺在床上玩手机。

 

可是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暗恋何来正大光明?

 

 

06

 

五月份来临,一次例会途中,室外开始下雨,叶修选择提前结束了例会,只留了几个部员帮忙收拾,其中就有蓝河。

 

蓝河差不多只比几个部长晚离开一步,前脚迈出教室门,后脚叶修叫住了他。

 

“小蓝你带伞了吗?”

 

“小蓝你快叫叶修送你回宿舍,你不是喜欢他吗?”方锐嘴贱。

 

“要送吗?”叶修问。

 

“不用了,我带伞了,谢谢学长。”蓝河这次没有撒谎,但还是头也不回匆匆离开,生怕叶修真的要送他回宿舍了。

 

 

 

5月20日,江湖人称告白日。

 

蓝河从早上到晚只有两个念头:一是,他要向叶修告白,说不定就成了呢?二是,做梦吧,学长会被你吓傻的,还是洗洗睡注孤生吧。

 

理智如蓝河,想也不用想就pass掉第一个选项。

 

晚上,蓝河刚洗完澡,收到了叶修的私聊。

 

并没有什么好期待的,学长找你是聊正事的,瞎想什么?这是事实,叶修确实是为了学生组织里的事情找他。

 

说完了正事,叶修并没有结束聊天的意思。

 

“小蓝,今天什么日子知道吗?”

 

“知道,告白日。”蓝河懒得反问。

 

“有妹子给你告白吗?”

 

“没有。学长你问这个干什么?”蓝河心跳加速。

 

“我八卦啊。”

 

“那我也八卦,叶学长,有人跟你告白吗?”蓝河不安。

 

“没啊,你说说,我这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怎么没人看上我呢?”

 

我看上了。蓝河心里说。

 

“您可要点脸吧!”蓝河回复。

 

“单身狗求安慰。”

 

后来回想,蓝河认定自己当时接收到了某种诡异的蛊惑,才会那样回复叶修。

 

“叶学长,我喜欢你。”蓝河几乎是颤抖着打下这几个字,抓紧自己的救命稻草。

 

叶修那边沉默了片刻,回复:“你认真的?”

 

可那到底并不是稻草,只是一条漂浮在水面的海草。蓝河抓着海草缓缓下沉。

 

“开玩笑的,你又不是没有听过。”蓝河补救。

 

“呵呵。”

 

“那谢谢你了,得到了安慰。”

 

“你也要来点安慰吗?”

 

没等蓝河回答,叶修的下一条消息已经发过来。

 

“小蓝,我喜欢你。”

 

“怎么样,来自学长的安慰。”

 

蓝河感觉自己眼睛里进了沙子,揉一揉就红了。

 

“这真是极大的安慰,我感动得都要哭了。[微笑.jpg]”

 

“不过,谢谢叶学长。”

 

 

 

那晚蓝河删掉了和叶修有关的动态,虽然只有元旦晚会录的视频那条不是“仅个人可见”。

 

然后又犹豫了一会儿,删光了与叶修之前所有的聊天记录。

 

 

 

07

 

六月初期末备考阶段开始,与此同时的还有学生组织换届。叶修会离开这个蓝河还未呆满一年的学生组织,下任部长之位则交给了苏沐橙。

 

只要蓝河下定决心,叶修将永远只是躺在他手机电话簿中的四个字:“叶修学长”。

 

他们不同级,不在同一个学院同一个专业,宿舍楼也隔了三分之二个校园那么远,真的有那么远。

 

 

 

最后一门考完,当天晚上就是吃散伙饭的时候了,大家气氛不如往常兴奋,也没有什么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怆。现在信息技术那么发达,虽然部长要离开,还怕断了联系不成,经常聚一聚,照样是一杯倒的好哥们儿。

 

蓝河反倒是希望就这么断干净最好了。

 

顾及到有女生和叶修不沾酒,晚饭后男生们纷纷嚷嚷着再去哪儿续摊。

 

“我明天一大早的飞机,就不跟着去了。”蓝河说。

 

叶修看了他一眼,说:“那我跟小蓝就送妹子们回宿舍了。”

 

 

 

女生宿舍楼离蓝河的宿舍楼比较近,等女生们都进了楼,叶修说要送蓝河回宿舍。

 

“还是我送叶学长你回去吧,今天您才是主角。”蓝河客套。

 

 

 

三分之二个校园的距离也只走了不到十分钟。叶修走在前面,到宿舍侧面的小花园旁之时,停下了。

 

蓝河以为叶修要让他送到这儿就够了,要说再见,只见叶修转身看着蓝河,却也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所以,我以后就不是你部长了,没有什么想说的?”叶修突然开口。

 

“…再会之类的?!”蓝河有些心慌。

 

“就只有这句?”

 

“嗯…”蓝河低下头,完全不敢看叶修的眼睛。

 

叶修不言,向蓝河走过来,蓝河想躲,脚下像是有千斤重,挪不开。

 

走到靠近蓝河很近的地方,蓝河只觉得浑身发烫,如中暑一般。

 

“你之前对我说过两次‘喜欢’,”叶修慢慢地说,“能再说一次吗?”

 

蓝河抬起头正酝酿着反驳的言辞,话还没说出口,叶修便一把抱住了蓝河。

 

叶修只高了蓝河三公分,蓝河还是感觉自己快要被叶修整个人密不透风地包裹住。

 

六月底的夜晚,蓝河努力想寻找知了的叫声,但还是盖不住他自己的心跳,和叶修双手摩挲他后背T恤面料的微响。

 

“还不肯说?”

 

“叶…”

 

没等蓝河发完第一个字的音,叶修的嘴唇对着蓝河的耳朵小声道:

 

“小蓝,我喜欢你。”

 

 

 

蓝河听到了美梦成真的声音。

 

 

 

END

 

PS:厄科是希腊神话里面在躲树林里暗恋后来变水仙花的那哥们的神女,是个爱情悲剧,小时候很喜欢这位可怜的姑娘,觉得很可惜。

 

 谢谢大家能读到这里,鞠躬!

 

暗恋题材很常见我没什么经验值一时也写不出什么新意,就当乐呵乐呵自己吧。

我从小写作文就不会瞎掰,只会耿直不带感情地叙述事件的原貌,尽量还原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我却特别在意的小细节,这种特质在我成为工科女后又被放大,导致很多脑回路比直男还直男。就写出来这种上帝视角的一路按着快进键又不带感情的白开水。土下座orz

 

不过追溯根本是因为喜欢叶蓝,想着为这个tag小小地添砖加瓦也就满足了。

 

偷偷向每一个爱着叶蓝的小伙伴们甩飞吻,叶蓝真的是一个很温暖的西皮呀。


【天哪竟然有敏感词,他俩亲都没亲怎么敏感了。

【叶蓝】无言的厄科(中)

OOC预警

暗恋梗

大学校园AU


【叶蓝】无言的厄科(中)




“小蓝同学,你这电脑里面有没有存什么不能见光的片子,我怕身心受到伤害。”


“没有!”蓝河脸上发烧,也顾不上礼貌了,心想这人怎么这样不要脸。

 

“哦?真没有?我不信。”叶修边鼓捣蓝河的电脑边说,”别害羞了。”


“谁,谁害羞啦?”蓝河爆炸。


“小蓝同学你。”


“我有名字,不用特地强调‘男同学’。”


“那就,‘小蓝’?”


“…”蓝河没法丝血同叶修继续PK,选择自杀。




接近元旦,学生组织里开始准备自己的元旦晚会,蓝河报名了后勤,负责采购采购物品,布置布置会场,还有一些跑腿的杂事。


蓝河忙活了一阵正巧碰到过来看情况的叶修。叶修问他:“文艺青年怎么不上台念首诗给大伙儿听听?”


“那您怎么不带头报个节目?”和叶修渐渐熟络起来的蓝河说话也不像以前一样安分了。


“我这不是没有那个细胞。”




话虽如此,叶修还是在台下众人的集体起哄和副部长们的强行命令中被推上了台,元旦晚会立马附赠节目,名曰《叶修个人秀》。


叶修站在台上,先是沉默了片刻,接着唱了一段《苏三起解》:“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内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往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


叶修表演得像模像样,还翘起了兰花指,可惜唱得十分难听,效果异常爆笑。大家都看得很开心,难得瞧见叶修吃瘪,心里痛快,掌声络绎不绝。


蓝河默默抄起手机,录了一段小视频发动态,带着一串儿笑cry的emoji脸。




元旦晚会结束后,蓝河帮着清理布置会场的拉花和气球,远远听见苏沐橙学姐举着手机找叶修。


“你看看这个,”苏沐橙哈哈大笑。


叶修好奇,接过她手机,突然转过头来冲蓝河大声喊:“小蓝,你都干了什么?”


“帮你宣传呗,好多人点赞呢。”


“快删掉。”叶修不依。


“您管得着吗?”蓝河冲叶修吐吐舌头。




蓝河到底也没删掉那条动态。他宝贝着呢,可以笑一年。


不过他想错了,很快大家就忘了叶修的那段表演,反而是叶修喊的那声“小蓝”,越喊越顺口,此后组织里的成员见他都张口闭口“小蓝”,蓝河很头大。




到了学期末,本学期最后一次例会后,叶修带着大家去吃涮锅。


叶修和苏沐橙并排走在一块儿正商量着什么,蓝河就跟在他俩后面,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陈果走在在蓝河后面,叫了苏沐橙一声,两人都回头看到了身后的蓝河,苏沐橙应了一声“果果”就窜到陈果旁边去了,叶修也放慢了脚步,走到蓝河身侧。


两人不着边际地聊了一会儿,大抵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蓝河说着“好冷好冷”,低下头搓搓自己的手,不想与叶修对上视线。


叶修脱掉自己的手套,作势要给蓝河,蓝河见状赶紧拒绝“不用不用,我手放兜里就行。”叶修没有坚持把手套给他,就停下来转身冲后面稀稀拉拉的队伍大声说:“都快点走吧,我都饿了。”又转回身加快了脚步。




聚餐和游戏当然是分不开的,叶修不喝酒,没法灌他,大伙儿就变着法儿想刁难他。苏沐橙提议玩猜数字大冒险,游戏还没开始大家就兴致勃勃设计好了惩罚:


“第一轮,输了的人要给通话记录第一位的女生打电话告白。”某人提议。


“刚给我妈打过电话,不虚。”


“亲戚不算的!”


“第二轮,输了的人当场给叶修告白!”方锐抢答。


“在座就没几个妹子,这惩罚有意义吗?”叶修鄙视。


“所以才意思。”方锐冲他比一个剪刀手。


“猥琐,”叶修评价,“好,到我了。第三轮,输了的人要让你们方锐大大扛着唱猪八戒背媳妇!”


“卧槽叶修你!”




蓝河默默消灭碗里的食物,不算太积极地参与在游戏中。


第一轮很快就结束,在大家的努力憋笑中,输掉的哥们开手机免提给妹子告白,关键地方还没说到,电话那头的妹子就问:“大冒险?”


“你能先让我说完吗?”那哥们汗颜。




第二轮开始,数字范围1~100,轮到蓝河猜的时候范围缩小到了47~69。


“53。”蓝河答。


“恭喜你!猜对啦!”刚才被坑的哥们指着蓝河的鼻子大笑。


等到大家欢呼雀跃地进入吃瓜看戏模式,蓝河才想起来第二个惩罚是什么。




叶修风平浪静地走到蓝河的座位旁边,盯着蓝河。蓝河大脑当机。


“快开始啦,小蓝!”方锐大喊。


又是一轮起哄。


蓝河很清楚这只是个游戏没人当真,更何况他不是妹子,怂才显得心里有鬼。此时他对面的叶修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啊,肯定是这样,否则叶修怎么会一脸淡定。


蓝河开始烦躁。


“要不你先缓缓,吓着了?“叶修试图给他找台阶下。


“啊,不用,就是没反应过来。”蓝河更烦躁了。


他突然壮了胆,抬头直视叶修的眼睛,字字清楚道:“叶学长,我喜欢你。”


掌声四起。


“可以可以,小蓝可以的,会玩,有前途!”方锐疯狂鼓掌。


蓝河向大伙儿耸了耸肩膀,表示这种事大哥我从来不虚。


“呵呵。”叶修同剩下的吃瓜群众一起笑,然后回到了自己那桌。




没有人会相信,叶修他也不会。你又不是女生,许博远,你在烦躁什么?




TBC




没人看也要更,各方面锻炼一下自己。

希望明天能写完。预测要爆字数,明明我习惯极简的表达方式。

如果您看到这里,谢谢。


【叶蓝】无言的厄科(上)

OOC预警

暗恋梗

大学校园AU

目测自己没办法一发完结所以分章了,祝自己不坑




【叶蓝】无言的厄科(上)




“两位学长好。”蓝河走进办公室,坐在靠门的一张椅子上。


叶修拿着蓝河的个人简介,对他说:“许博远同学,你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蓝河答完早在门外打好的腹稿,屏息等待下一个问题。


“小同学你放松点,”叶修冲他笑,“又不是找工作,咱们就随便聊聊。”




面试结束,蓝河站起身冲两位面试的学长点点头:“谢谢学长,学长再见。”


“回去等短信吧。”方锐做告别手势。


这时叶修正在纸上书写些什么,抬头笑着说:“小同学再见。”又低下头。


蓝河拉开办公室的门,等在外面的同学收起手机,对蓝河小声说了句“谢谢”走进去。蓝河便顺着还未关严实的门缝用余光看了依旧坐在办公室内的叶修一眼,才离开。




新生入学,紧接着的便是招新大战。


蓝河刚一入校,每天都能收到塞进门缝的各种学生组织和社团的招新小传单,和贴满公告版的招新海报。他在心里掂量掂量了自己的意向,把填好的个人信息表塞到了某个学生组织的纸箱里,几天之后便接到了面试通知的电话。


“面试加油。”电话那头的学长说。


“嗯,谢谢学长。”




面试的时候,蓝河听出来了叶修的声音,就像是给他全身重新注满的勇气一般。


这位学长很亲切。这是蓝河真正见到对叶修后的第一印象。




当天晚上蓝河受到了面试通过的短信,又被拉入一个QQ群聊,那个头像写着歪歪扭扭的一个“笑”字的,群备注姓名为“叶修”的群主大概就是他以后的老大了。


蓝河在心里吐槽了一下叶修嘲讽全开的发言,和学弟学妹互怼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学长该有的样子,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组织。


等到组织第一次开例会的时候,蓝河终于看到他传说中的部长在讲台上自我介绍时,“叶修”这个名字以及“笑”这个洗脑的头像才和“那个亲切的学长”联系了起来。


蓝河有点头痛,好在例会教室里人不少,也没有人注意到他变幻莫测的表情,更何况因为水群的缘故,好些同学已经和叶修熟悉了起来,纷纷坐在前排和叶修搭话,叶修的注意力也不会无缘无故落在坐在后排的蓝河身上。


虽然他们说话火药味儿重了点,但这里氛围其实还挺好的。


蓝河望着站在前排的叶修,这样告诉自己。




日子一天天过去,叶修依旧站在讲台上闪闪发光,除了时不时说话呛学弟学妹们一脸,却也是个公认的好部长。


蓝河每次开例会都来得很早,默默坐在后排,但是听得很认真,对周围的部员很亲切,安排下去的工作也完成得很上心。


叶修注意到了这个看上去很乖的小学弟,在例会开始之前晃到蓝河的旁边,说:“你来得挺早的,怎么不往前坐坐?”


“妹子们每次都坐前面,给她们让座位呗。”蓝河撒谎。


“看不出来,小同学还挺绅士的。”叶修揶揄了他几句,也没再继续劝他换座位。




叶修不负责蓝河的小组,蓝河平常都是同一位叫做苏沐橙的学姐联系组织里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鬼使神差要和叶修私聊。只不过是他的电脑出了故障叫舍友帮忙也无计可施,而印象中在QQ群里学弟学妹常向他咨询电脑方面的问题,他就一下子想起了叶修。


“叶学长在吗?”


“在,什么事?”叶修很快就回复了他。


“学长我电脑坏了,叫人修也没修好,能请你看看吗?”蓝河有点心虚。


“行。”


“你宿舍哪个楼?”叶修问。




大三大四的和大一大二的男生宿舍相隔了快三分之二个校园的长度,蓝河等在宿舍楼下,不一会儿看到骑着自行车赶来的叶修,同时听到了自己像是得了奇怪的病症一般,过于强烈的心跳,这让他困惑。


叶修锁好自行车,朝蓝河走过来。


“你QQ是叫‘蓝桥春雪’啊,还挺好听的。文艺青年啊,小蓝同学。”


“学长您可别笑话我了。”




TBC




我写的是都什么东西,抱头痛哭。








【叶蓝】幸运饼(Fortune Cookie)

OOC预警

没头没尾的日常流水账短篇

地点国外,可以理解为单纯的出境游,也可以理解为结婚和蜜月

有具体地点和个人实际经历的参考。

设定bug但是不这样设定写不下去(土下座orz



幸运饼(Fortune Cookie)



车载GPS老半天都没指示转弯,左手抓着方向盘的蓝河怀疑机器出了问题。

“它不是说唐人街就在前面吗,我怎么还没看到?”

“急什么,我看着呢。”副驾驶座儿上的叶修倒是一点都不急。

“…”

“啊,我看见了,就在前面。”

“哪儿?“

“前面,喏,那儿不有个牌坊吗?”叶修敲了敲前挡风玻璃。

“哦,看见了,”蓝河稍稍放松了一点,说,“叶神您天天盯着电脑,眼神还挺好的嘛。”

“那是,”叶修冲蓝河笑了笑,“我眼神不好怎么看得上你?”

“…”蓝河闭嘴。


除了那立在路口的,写有“唐人街”三个大字的,看上去还有那么点像样的琉璃瓦牌坊,这条几乎没有行人的街道看上去和刚才经过的没有什么不同。蓝河放慢了车速,在街边找到一家买蔬果的商铺,停了车。

两人进店挑了两根苦瓜,提着塑料袋走回路边。

“行,任务完成了,现在回去吗?”叶修问。

“嗯…要不就在这儿附近先吃个晚饭吧,这毕竟还是唐人街嘛。好久吃不上中餐,馋…”

“成,你找一家吧,我都行。”


两人出国这趟,转了好些地方,一半时间都在车上,拿酒店附近买的百吉饼和曲奇就着瓶装水填肚子,偶尔也在公路旁休息区的Tim Hortons等快餐店里解决。就算蓝河不说,叶修也挺想念家乡口味。

“那就这家吧。”蓝河指了指一间小餐馆,白色墙面上粗糙地画着嫦娥奔月。

一前一后走进去,华人老板领着他们找了张周围环境敞亮的桌子。餐馆里面空间很小,顾客除了他俩就只有两个白人。

老板操一口夹着粤音和英语的普通话,拿着菜单放在桌上,又指了指挂墙白板上的今日优惠。

叶修听不大明白,就心安理得做起甩手掌柜。另一位则和老板简单交流了一会儿,在点菜单上写下几个数字。

“那桌俩老外就点了两盘菜,份儿挺大的,你点那么多,咱吃得完吗?”

“这不是馋得慌嘛。” 


“不好吃…”蓝河拿筷子杵着碗,整个下巴搁在桌上总结道。

“谁点的谁负责吃完,不许浪费。”叶修不挑,很快就两碗米饭下肚,幸灾乐祸。


叶修埋完单,老板放一袋零食在他碗边,他拿起塑料包装袋,问蓝河:“这是什么?”

“老板送的饭后甜点吧。”

叶修拆了包装。这看起来像是蛋卷之类的甜食,这块儿中间裂开了,叶修眼尖地发现里面藏什么东西,掰开看是一张小纸条。

“里面有张纸条,是不是我中奖了?”

“…喔,我知道了,”蓝河暂停了与饭菜的战斗,抬起头,“这是幸运饼吧,在网上看到过,国外的中餐馆很流行,这样。”

蓝河来了兴趣,又说:“据说这里面的纸条是预测命运的,你拿出来看看。”

叶修展开纸条,英文,看不懂。

“你给我,我帮你看。”蓝河虽然算不上什么好学生,在叶修眼前还是能装一装高材生的。

蓝河拿过纸条,看了看,突然笑了。

“写的什么?”

“不告诉你。”蓝河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把纸条揣裤兜里。

“嗨?你这人怎么这样?”

“别吵我,吃饭呢,别一会儿超了停车计时。”蓝河得意。


吃饱喝足,走回车旁。

蓝河刚打开车锁,叶修就先打开了左边的车门,示意蓝河去副驾驶。

“你干嘛?”

“我来,你开了快一天了,换换。”

“太阳还没下山呢,说好的,你只负责晚上。”

“晚饭都吃了,还不晚啊?再说现在这时候已经不热了。”叶修坚持。

“我不累。”

“我知道您厉害,可是您老明天还要接着开,歇歇吧,蓝河大大。”叶修坐在驾驶位上不动。

“好吧。”蓝河把车钥匙丢给叶修。

蓝河确实没有立场和叶修继续说下去,他白天一边开着车,一边担心着温度太高叶修难不难受,好在苦瓜买到手了。他靠着副驾驶的座枕,缓缓闭上了眼睛。

车起动了,叶修伸右手捋了捋蓝河左半边额头前的碎发,左手打了左转向灯。


一回到酒店,蓝河就催促着叶修去洗澡。叶修洗漱完,只穿了条底裤趴在床上。

蓝河已经把买来的苦瓜洗净切开准备好,给叶修擦背。


不知什么原因,刚来这儿没几天就发现叶修后背上起了些红疙瘩,像被蚊子大规模劫掠过一般。叶修说不疼,就是太阳晒着的时候有点痒,忍不住要抓,空调屋里就舒服很多。

大概水土不服,又热出了痱子。就此蓝河承包了白天所有驾驶和跑腿的业务。

在Drugstore买了痱子粉擦也不见好转,蓝河焦虑。

试一试土方子?灵光一闪,蓝河还记着小时候生痱子最管用的就是他妈用的苦瓜汁。


“疼吗?”蓝河问叶修。

“不疼。”

“你觉着有用吗?”

“比痱子粉强。”叶修说。

“叶神你细皮嫩肉的,真娇贵啊。”蓝河笑话他。

“所以蓝河大大不多关爱关爱我?”叶修冲他眨眨眼睛。

“…”

蓝河处理完叶修的痱子,再洗了澡,又去忙活其他事了。

“别忙了,哥被窝都给你暖好了。”

“明儿一大早就要退房出发,我得先把箱子收拾好了。”

“就几件换洗衣服,明天再收拾也不迟啊。”叶修拍拍枕头。

“刚才在车上休息过了,这会儿我也睡不着,你快睡吧。”说完就不再理会叶修了。

他拾掇拾掇自己刚换下来的裤子,从兜里掏出了刚才那张幸运饼里夹着的纸条,又抿嘴笑了笑。


等蓝河轻手轻脚地钻进被子,他发现叶修还半睁着眼睛醒着。

“还不睡?”

“…等你啊。”

叶修困得不行,他闭上眼睛,很熟练地用右手把蓝河圈进怀里,又吻了吻蓝河的额头,睡着了。


“ Love's tongue is in your eyes.”


END




好久没写过东西,上一次动笔还是公选通识课的命题结课作业,写的是一次恐怖袭击。

其实情节在脑袋里兜兜转转了几个月了,今天自习的时候没法集中精神,就跑回宿舍打字了。

写完了,看一看,就很烂,想一键去世。

我睡遁去也。